2020资本市场风向标来了!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阐述资本市场发展目标

0 Comments

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深化资本市场顶层设计、推动《证券法》修订等等,过去的一年证监会在资本市场的种种举措,被视为深化改革的良好的开局。未来加快建设高质量资本市场还将在哪些方面发力?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得益于金融开放的扩大,国际资本对中国市场的配置比重将继续逐步“补课”,最终与中国经济的全球地位相匹配,从而释放存量吸引力。

我们在研究资本市场,除了传统从融资端研究,比如资本市场筹多少钱;在投资端我们也研究。12项改革当中,充分考虑两端入手,双侧结构,除了融资端,还要从投资端开始,大家去资本市场投资,买了各种的债券,买了各种的基金,不能亏的血本无归。(人民大学)资本市场学院今后可以这方面深度挖掘。

第五,相关的配套改革举措有序推进。新三板我们已经面向社会征求意见,经过国务院批准已经发布了,下面战略层、精选层、分层的改革解决新三板的流动性问题,解决新三板做市商的问题,解决新三板融资率低的问题,包括债融资改革方案,已经完成公开征求意见;包括公募的产品推动中长期进入市场。

从QFII(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和RQFII(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制度在2019年经历的三个关键时间点,可看出中国在资本市场体制机制上主动开放的速度和力度。

同时,在中国经济“增质”时期,“大消费+新经济”两条价值主线将持续创造相对确定的结构性机遇,释放增量吸引力。

去年一年,面对外部严峻复杂的环境,我们坚决好落实好中央六部委的要求,按照国务院金融委统一部署,继续做好股票质押、债券违约、私募基金的风险。我们提出“让灰犀牛冲不过,也让黑天鹅飞不起来”。

第二个债券违约,2019是高峰,包括今年依然是一个高峰,特别是一些民营企业非常严峻,总体现在债券违约率比较低。私募这块是比较特殊,这是一个中国特色值得研究。未来我们财富越来越多,大家投资不会少。这次《证券法》把机构信托受理和资产证券化,放到《证券法》由国务院授权相应制度监管,所以私募大家可以好好研究,因为它不是一个持牌的金融机构,在国外不是一个特许金融机构。但是这五年发展很快,去年年底大数13.5万亿,这个数已经和公募基金不相上下,公募基金大数14万亿。

债券市场方面,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在今年4月迎来了新成员:纳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成为继美元、欧元和日元之后的第四大计价货币债券。

风险化解上我们现在对私募主要是防止假私募,本身以私募的名义搞非法集资,那就有问题了,全球大的私募黑石、德邵、桥水等,这些基金都是专业人士、权威人士,他们对自己的声誉看得非常重要,道德风险放在最低,因为私募本身有一个投资适当性有一个门槛的,至少一百万以上。

在货币多资本少的情况下,货币化率去年三季度是205%,同期美国是70%,反过来我们资本化率,用股票市值加上债券领域和GDP的比例,大概是156%,美国是390%。我们货币化率是它的3倍,资本化率我们是它的1/3,这个揭示出来什么?当然还有很多指标,如果当前稳杠杆,降宏观杠杆率的时候,我们要高度关注,风险过度集中在银行业系统,下一步优化我们的融资机构,降低我们宏观的杠杆率,增大股权的融资,这个上面我们还是要做很大的工作。这一点也是我们讲的高质量资本市场任务是非常艰巨。

汇丰亚太区行政总裁王冬胜对中新社记者说:“伴随着一系列的开放措施,中国资本市场正逐步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主流。主流指数对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的认可,也意味着中国规模巨大的资本市场在国际投资者的资产配置中正日益受到更多关注。”

在1月1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国融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共同主办的第二十四届(2020年度)中国资本市场论坛上,中国证监会副主席阎庆民在主题演讲中,从资本市场深化改革、高水平双向开放、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和建设高质量资本市场四方面进行了阐述。

第三,产品开放进一步的拓展。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上市一年多来境外投资者稳步增加,交易量稳步提升,铁矿石期货,PTA期货相继引入境外投资者,国际价格影响力不断的提升。

按照新发展理念我们还是要建设高质量的资本市场,高质量的资本市场要有一个标志,证监会有一个资本市场研究院专门做了一个指标,这个指标很有意思,中国到2018年到2019年的3季度,货币化率和资本化率简单比较一下,完全是惊人的颠倒。

去年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了对资本市场提了四句话,一个是基础制度的完善,另外要建设高度的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金融体系,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十九届四中全会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在这个方面强调了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同时归纳起来:要适应,要普惠,同时还要有竞争力,化解金融风险。

第二股票市值,预计按照世界交易所联合会统计大概8.5万亿美元,仍居全球第二位,美国大概是36万亿。按照债券国际清算银行BIS统计,今年我们依然在全球第二位。

三、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取得阶段性的成效。

紧跟步伐的还有富时罗素,其在2019年也两次将A股在其全球股票指数的纳入比例提高。

彭博有限合伙企业董事长高逸雅称,全球各大银行预计,伴随中国被纳入全球主流债券指数,中国将在未来五年吸引7000亿至8000亿美元的海外资金流入。

刚刚过去的一年,中国证监会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在国务院金融委的统一协调下紧扣落实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围绕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的资本市场总目标,这是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给资本市场的定位,资本市场发展目标在哪里?我们简称12字: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韧性。

2018年我们做资本市场的研究,整个形势波幅比较大的,最低达到2468亿,当时股票质押这部分风险面临平仓、强制平仓的非常多,经过去年2019年一年大力的缓解,股票质押的上市公司数量和融资余额分别较年初下降357家和3300亿,第一大股东质押比例,80%的公司较最高峰也下降了30%。

这一条我们希望向国际最佳监管实践过渡,学习除了养老金、企业年金,另外还要加社保。还有我们自己基金本身(规模)也小,公募基金大概3万多亿,加上私募2万多亿,也就是5万多亿。所以我们有一个数据,股票基金占比从年初16.8%提升到21%,这个数开始慢慢涨,中长期入市的基金一定要增加,这样才能市场良好开局。

比如说我们今年3季度为止,我们货币化率M2和GDP的占比大概205%,明显高于美国70%的水平,我们的货币很多,当前货币多资本少,为什么中央强调要解决创业投、股权投资,我们是缺资本的时代,怎么解决资本的形成?货币流动性依然不少,央行统计的供应总量都很大。

其实,新的《证券法》历经4年半,从2015年开始,2019年再不通过人大的第四次审议,那就变成一个废案了,这是很重要的标志性意义。

第四,资本市场有了良好的开局,还要积极推动加大法治的供给。刚刚结束了第十三届全国人大15次会议审议通过新的《证券法》,将于今年3月实施,非常重要的就是注册制。

第四,走出去合作进一步深入。积极支持国内外上市公司发挥技术业务融资渠道的优势,通过跨境并购的方式走出去,开创互利共赢的新局面。去年全市场上市公司跨界并购有117单,交易金额大约1245亿,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稳步扩大海外布局,部分交易所加强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加强合作。

二、资本市场的高水平双向开放取得了新的进展。

第二,市场开放进一步的扩大。沪深港通机制持续优化,沪伦通正式开通。中日ETF产品落地,明晟,富时等国际公司不断提高A股纳入比例。2019年沪深股通资金的净利润超过了3500亿,充分显示全球投资对中国经济的资本市场信心。

1月,外汇局称,QFII总额度由1500亿美元增加至3000亿美元;5月,宣布今年已批准的QFII投资额度就已超2018年全年批准总额度;9月,决定取消QFII和RQFII的投资额度限制。

去年2020营商环境报告当中,中国在2019年营商环境的保护中小投资指标排名由2018年64位大幅度提升到28位,中国人口多,第二我们是散户为主的市场,在世行评估组当中,我们样本在全球是标志性的,我们也是国际证券监督组织C8的牵头人。

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汇局”)副局长陆磊近日在出席中新社举办的“国是论坛2019年会”时透露,今年前11个月,境外投资者净增持境内债券和股票合计超1000亿美元。

明晟公司(MSCI)在今年对中国A股进行了三次“扩容”,最近一次将所有中国大盘A股在其指数中的纳入因子从15%提高至20%,同时将中国中盘A股纳入MSCI指数。

四个方面来回应中国资本市场开放,借机把去年一年基础的数据公布一下。2019年底,中国的债券、股票、期货中,商品期货的成交量我们在全球排第一,去年是38.55亿手。

这一条当前我们重点按照党中央国务院推进的要求,一项一项落地,体现国民经济中,判断资本市场是否具有持续性的标志,要提高持续性就要提升我国资本市场效率、功能和内在的稳定性,让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例,引领创新发展,推动产业调整升级,提升金融竞争力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第三个大力推动提高上市公司质量。按照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讲话,把市场入口管好,退出口管好。这次中央经济会议有一句话叫健全退出机制,这一条我们还是在市场的运行当中,主体发展中发挥上市公司的作用。我们现在3777家上市公司,真正上市公司本身要实现高质量发展还是挑战很大。

一、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取得了良好开局。

科创板落地半年多来,已经有72家科创企业上市,实现融资840亿,一批关键核心技术市场认同度比较高的科创企业登陆了资本市场。承销、定价、交易、等更加市场化的制度接受了市场的考验。制度性最大的变化就是科创板,更重要的是后面的试点注册制。注册制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深化全面体制改革当中提出来的。2014年十八届四中全会已经过去五年多了,这是我们很重要的良好开局的标志。

中新社北京12月29日电 (夏宾)行至年末,审视2019年中国与海外投资者间的国际“账本”,会发现中国资本市场引来了全球超千亿美元资金的“加注”。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称,无论是中国股市还是债市,只要坚持深化改革、持续扩大开放的政策方向不变,从中长期看,外资增加流入的大趋势是不变的。(完)

四、加快建设高质量的资本市场。

第五,监管开放性进一步增强。证监会有一个国际证券监督组织,在西班牙马德里。我们主动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跨境监管执法成绩效应逐步提高,2018年G20 OECD完成了上市公司的准入以后,我们进一步的借鉴了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国际经验,吸收世界银行建议,推动修订相关法律和规则。

我们市场的稳定性在哪里?我们权益类投资当中公募型本身不多,我们在座有做基金的,大家前几年做货币化的基金多一点,或者做一些债券型的基金多一点,真正的股票、权益类的还是不多的。

我们加了信息化披露要求一章,另外加强了投资人的保护。投资人的保护和教育至关重要。我们去年和教育部专门联合下发了一个文件关于加强投资人的教育,进入义务教育,进入国民教育,这个在国际上早就解决,我们没有解决,这是我们基础工作,或者按照十九届四中全会讲的基础制度,还是缺陷比较大。

外汇局总经济师王春英表示,改革政策有利于吸引更多的国际资本投资中国市场,改革后具备相应资格的境外投资者只需进行外汇登记,就可以自主汇入资金,开展符合规定的证券投资,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金融市场投资便利化程度大幅度提升,中国债券市场和股票市场也会更广泛地被国际市场接受。

比如,阎庆民谈到,当前我国金融体系横线“货币多、资本少”的特征,货币化率明显高于成熟市场水平,资本化率远低于成熟市场水平,需要优化融资结构,提高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适配性。经济观察网记者对发言进行整理,以求完整呈现,以下为发言内容:

另外还有普惠,过去针对低收入国家世界银行也讲到进行普惠金融。在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去年的金融稳定第八次委员会专门提出来,营造一种让广大人民群众迅速增长财富管理需求,实现保值增值的一种生态。

仅第三次“扩容”,摩根大通预计将给A股在短期内带来420亿美元的增量资金。

上市公司质量,举个例子,大家看到我们最近支持中国船舶、中国动能债转股,这也是标志性的。上市公司质量不好,上市资本市场主体运行不健康,资本市场的波动就大。研究资本市场的波动,研究资本市场的交易,风险计量,模型设计,参数使用误差都会很大。

对于海外资金而言,中国的“池子”还很大。

一项项对外开放措施的有序落地、一次次具有里程碑意义地纳入国际主流指数,使得中国资本市场与国际投资者的距离越来越近,两者间的通道愈加顺畅。

资本市场30年的历史,第一次把“有韧性”用进来了,良好开局由几方面构成:

第一,行业开放进一步扩大。证券基金行业对外股比限制,今年分三段,四月份、九月份到年底全部放开。目前我们已经批准了3家外资控股证券,比如说野村东方、摩根大通、瑞银,第一步取消外资股比限制证券今年要实施,去年我们已经新登记的外资私募证券基金管理有七家,比如富通、桥水等,头部已经开始为证券基金投资提供服务。

在沪港通、深港通之外,2019年中国在资本市场的“通”字辈又多了一位:6月17日,沪伦通正式启动。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发行的沪伦通下首只全球存托凭证(GDR)产品当天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发行规模达16.9 亿美元(假设超额配售权悉数行使),创下2016年以来最大规模的英国上市项目。

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张云 摄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指出,截至今年5月末,外资占中国A股市场的比重只有2%,占中国债券市场的比重也只有2.9%,有很大提升的空间。

外资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的增持纪录正不断刷新。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最新数据显示,境外机构持有中国债券面额已连续增长12个月,达18706.04亿元人民币,再创历史新高。

(经济观察)盘点2019:中国资本市场吸引全球超千亿美元“加注”

一个是我们历史广泛,第二个在国民经济当中发挥稳定性作用,力量薄弱。这几年改革开放,特别是2005年金融机构的化解,走过了14年、15年,开始慢慢向优质、稳健、高效发展。我们130多家券商,比不过一个美国的摩根大通,但是银行这几年改革,都是系统性全球性的,改革开放的推进过程当中,我们空间很大。这个里面竞争力,在十九届四中全会讲到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未来要研究,要发展的。

第二,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顶层设计。从2019年年初开始,从三月份到九月份证监会提出12项重点改革,这12项重点改革逐渐逐步的推进,除了科创板已经开始了,后面的多层资本市场的建设,中介机构能力建设,资本市场的高水平开放,这些我们都按计划往前推。

竞争力,我们资本市场今年即将30年,上海交易所、深圳交易所注册1990年相应成立,我们强调怎么体现竞争力?我们还要把金融基础设施,包括我们证券公司机构他们的市场主体竞争力要提高。国融证券董事长侯守法也讲到,中国证券机构、基金管理公司,它的力量跟传统银行相比还是不够。

第一,设立科创板,试点注册制顺利落地。从2018年11月5号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宣布在上海金融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历时299天顺利实现科创板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