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键”实现“无接触”以技术阻断感染

0 Comments

(抗击新冠肺炎)“按键”实现“无接触” 以技术阻断感染

中新社北京3月5日电 题:“按键”实现“无接触” 以技术阻断感染

“无论医护人员还是广大人民群众,大家都挺辛苦。打赢这场战役,每个人都必不可少。”陈柏叡说,“逆行”支援武汉的医疗工作者不畏艰难、勇往直前令人敬佩。“只要有需要,我们医护人员都愿意报名。”(许雪毅 付敏)

已在大陆工作11年的黄馨莹认为,目前医护人员积极治疗疾病,政府公开透明发布疫情防控信息。“全国人民都在为武汉加油。”

“福建首批医疗队抵达武汉,致敬逆行英雄,期待你们平安归来!加油!平安!”福州市第六医院康复科副主任、台籍医师曾仁宏1月28日在微信朋友圈为“逆行”支援武汉的医生同行点赞。

曾仁宏表示,过去台湾需要援助时,大陆同胞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渠道施以援手,如今大陆面对疫情挑战,很多台胞也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是两岸同胞共同的事情,我们帮助的是自己的兄弟姐妹。”

“除了填土基建,这两座医院的建设还涉及设备安装、水电、排污等,它们很快可以建成、收治病人,这速度令人叹为观止!”曾仁宏说,“遇到类似情况,我敢说全世界只有中国大陆可以如此快速应对,而且应对得这么好。”

“我是一名医师,如果可以,希望通过自己的一份力量,参与到疫情防控当中。”厦门长庚医院另一位台籍眼科主治医师郭舒婷说。

2016年,尚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读研的韩东成与“睡在上铺的兄弟”范超共同创业。两人一个来自光学专业,一个来自物理专业,他们在做实验时发现X光线入射晶体时产生布拉格衍射,也就是负折射率现象。他们将这个发现引入玻璃的微观结构,操作光线在玻璃中多次反射、折射后汇聚,使原本发散的光线两两交叉,在空中形成无数个交点,继而成像。

隔离病区1月30日正式启用。黄馨莹说,目前没有确诊个案,“前几日有延续急诊留观疑似个案收治住院,但目前已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

他说,此次疫情中,中老年重症患者比较集中。“我们医院是老人医院,更了解如何应对有基础疾病的老年患者。”

说来简单,但从2016年到2017年,年轻的科研团队经历了多次失败。“很多人不相信我们。”韩东成回忆道,刚研制出样品,两位核心成员突然决定离职。韩东成也理解他们的顾虑。他说,在人们的思维意识中,成像一定要有介质,比如投影必须打在幕布或水帘上。

为了抗击疫情,曾仁宏1月29日提前从台湾回到福州待命。他说,自己所在的医院不是综合医院,也没有急诊,但已有同事被派往隔离地方做医务服务,也有同事被派到武汉第一线工作,很令人敬佩。“如果病情发展需要更多医生参与前线工作,我愿意加入。”

相机方面,三星Galaxy S20与Galaxy S20 +均前置1000万像素摄像头,后置1200万像素广角、1200万像素超广角、6400万长焦镜头。此外,Galaxy S20+还额外配备一个后置ToF镜头。

“我们皮肤科也在一线。医院很早就警觉起来,不断加强培训,告诉大家碰到发热情况怎么应对,如何避免疫情扩大。”福州市皮肤病防治院台籍医生陈柏叡说,我们要做好“过筛”,“绝不能在手里漏诊掉一例病人”。

空气成像无接触电梯按钮终端也于3月2日“登场”。在视频中,人们搭乘电梯选择楼层的操作均在空中完成。酷似科幻影片的场景吸引无数目光,在全民战“疫”的当下更具实用意义。众所周知,由于飞沫可能附着在电梯按键上,且新冠病毒在温度环境适宜的情况下可存活5日,电梯被视作防疫隐患,也出现了以牙签或笔尖按键、戴手套乘梯、过度消毒等“非常之举”。

在三星Galaxy S20 Ultra 5G的宣传海报中,可以看到大大的后置相机排布,支持100x 超视觉空间变焦。

陈柏叡的妻子是福建人,与他在同一个医院当医生。妻子大年初一就上班,陈柏叡大年初四开始上班。初五上午他一到医院,才知道初四晚上11点多,为了诊断一位疑似病人,院里多位主任连夜赶来,大家忙到凌晨2点多,后来确诊不是,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回想起2015年底的那次谈话,韩东成记忆犹新,“当时范超说,我们现在这个时代的条件比几十年前要好得多。试一试,大不了就是失败。”他说,经此一“疫”,更坚定了信心。(完)

处理器方面,三星Galaxy S20系列搭载7nm 64位八核处理器,在不同销售地区将配备不同的处理器,国行版本预计将搭载高通骁龙865处理器。

下面是三星S20系列介绍:

3日,45台东超科技无接触式自助挂号机被定向捐赠给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定点医院,以及安徽省内的19家三甲医院。这种基于“可交互全息空气成像”技术的自助挂号机可在空中形成实像,人们可以直接交互操作。此举有效避免因手指与屏幕接触时发生交叉感染,也因采用可控视角能够有效保护患者隐私。1月下旬,这一设备先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投入使用,颇受好评。

东超科技董事长韩东成告诉中新社记者,这些“无接触”系列产品已部分量产,未来可投放于人流密集场所。“实现了我们挂在办公室墙上的目标:科技报国。”他语气兴奋。

值班、科普防护知识以外,曾仁宏还热衷于当武汉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的“网络监工”。

韩东成介绍说,经过四年研发,光场重构技术趋于成熟并实现产业化。特别是经过集中攻关,中方团队研发的特殊玻璃的成本仅是日本一家竞品公司的一半。同时,团队也在对下一代技术做储备和研发,选择的技术路径是空气电离,通俗理解是用高能激光电离空气中的氧原子和氮原子,使之形成无数个发光点组成图像,实现“小光源大影像”的终极目标。

一度站在合肥“科学岛”的大桥上为是否应该创业而迷茫的东超科技“追光兄弟”韩东成、范超,得知他们研制出的“无接触”系列产品接连被应用于抗“疫”,心里感到踏实。

郭舒婷表示,“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在关注疫情动态,各地纷纷伸出援助之手。只要我们沉着应对,落实防疫、治疫的每一步,相信疫情消散指日可待。”

近期,黄馨莹的主要工作是与感控部、护理部和医务部建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收治动态路线,设置隔离病区,加强医护人员防护措施及自我管理等培训。临床上,她与院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专家组协同照护隔离病房个案。

黄馨莹每天的工作时间是从上午8点到下午5点。但因为医院实行责任制,她经常忙完才发现已经过了下班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