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线故事熬过冬天的种子会在春天发芽

0 Comments

【“疫”线故事】“熬过冬天的种子,会在春天发芽”

“老婆,我下班了,一切都好,你早点休息。”2月4日凌晨,左丽接到丈夫刘毅从湖北黄冈打来的电话,揪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就业稳,则大局稳。统筹做好“六稳”工作,首先就是要稳就业,就业是最大的民生。当前,疫情防控正处在最吃劲的关键阶段,无论是企业主还是求职者,都面临不少难题。要持续为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双线”作战提供源源不绝的内生力量,就要打好就业“组合拳”。

根据东海航运保险官网信息,1月宁波市副市长李关定一行赴公司调研时,表示希望公司在股权结构调整完成后,积极开展扩大业务范围、增加注册资本等工作,并围绕航运和金融保险进行产品创新与服务创新,争取做大做强。

东海航运保险成立于2015年12月,总部设在浙江省宁波市,注册资本10亿元,是我国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航运保险法人机构,在上海、宁波、福建、大连、青岛设有分公司。

“谢谢配合,请做好自我防护。”一天下来,这句话左丽说了千百次,嗓子干了也不肯休息。

留在株洲的左丽也迅速投身疫情防控阻击战。株洲市检察院1月28日下发《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身为监察处干警,左丽扎实做好疫情防控监督工作。监察处在全市检察机关开展督察,负责检查各单位是否对外来人员、车辆进行登记,是否对进入人员进行体温检测,检察人员是否有聚会、聚餐情况,办公场所是否定期消毒,是否有信谣造谣传谣现象。

时间回到1月22日。湖北疫情告急,刘毅向医院递交了请战申请。回到家,他笑嘻嘻地说:“今天我向院里交了请战书,医务科问家属同不同意,我说爱人也是党员,肯定全力支持。”左丽笑道:“你这是先斩后奏,给我戴高帽。不过我同意你说的,疫情那么严重,湖北医护人员那么疲累,是你贡献力量的时候了。”

大年初一晚上11点,株洲医疗队抵达湖北黄冈。刘毅迅速进入状态,在与当地卫健委、医院工作人员接洽沟通后,快速部署医疗队的各项工作,进驻病房、协助诊疗、核对病人情况,迅速融入到防治最前沿。

同心战“疫”,打好稳就业“组合拳”,努力织牢民生保障安全网,必将为最终夺取“双胜利”夯实根基。(腾扬阳)

大年初一,刘毅接到集结去湖北的通知。左丽替他收拾行李,挑选方便行动的衣物。默然相对半晌,刘毅说:“这段时间辛苦你,家里就交给你了。”家里有86岁的老奶奶、患阿茨海默病的婆婆,5岁儿子和2岁女儿需要照顾,左丽把这一切都承担下来。

成立以来,东海航运保险持续亏损。历年年报显示,该公司2016年亏损381万元、2017年亏损0.34亿元、2018年亏损0.32亿元,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2019年净亏损0.35亿元。不过,其保费收入增长较快,2019年保费收入2.87亿元,同比增长约52%。

作为一家专业的航运保险公司,东海航运保险的经营范围限于船舶保险、船舶建造保险、航运货物保险、航运责任保险和相关再保险业务,以及保险资金运用业务等,业务范围较一般财险公司要窄得多。

主动靠前服务稳就业。线上服务要出真招。用活“互联网+”科技手段提高就业的精准匹配度,搭平台拓渠道,为广大求职者提供免费的保姆式“点对点、不见面”全程培训就业服务;要聚焦疫情防控,分区分级加大就业力度,采取“点对点、一站式”直达运输服务帮助农民工尽快返岗,确保就业大局稳定。解决问题要使真劲。要坚持问题导向,及时协调解决企业复工复产中的实际困难,着力解决企业用工、原料供应、资金保障、产品销售、交通运输等突出问题,“对症下药”帮助它们走出困境,确保企业熬得过“寒冬”看得见“春天”。

接盘者之一的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宁波开投集团),是东海航运保险持股20%的现有股东,拟从人保财险手中受让10%的股权。宁波开投集团是宁波市国资委监管的骨干企业之一,金融产业是其探索布局的重点产业,已投资了宁波银行、大地保险、东海航运保险等项目。

坚持政策带动稳就业。要精准研究政策措施,紧盯疫情发展和企业需求,及时出台更多具有针对性、实效性的政策措施,为广大企业纾困解难,切实将政策红利转化为现实生产力。实施好就业优先政策,减负、稳岗、扩就业并举,因地因企因人分类帮扶,提高政策精准性,用心破解就业难、招工难、稳工难问题。要分类型精准施策,既要有序保障复工稳岗的基本需求,又要进一步强调企业的社会责任,针对疫情期间面临较大经营压力的中小微企业,通过包括财政、税收、金融、货币等在内的相关政策综合发力,为中小微企业纾困解难。各级政府要前瞻性地做好各类政策之间的衔接,建立健全就业政策灵活调整机制,保障政策连续性,在疫情防控的不同阶段保证企业生产经营的稳定性。

另外,当初设立东海航运本身也存在央企和地方合作意味,双方管理理念等方面可能并不一致,在现在保险牌照资源依然稀缺背景下,地方政府寻求更大的话语权也可以理解。“牌照本身有溢价,这个也是个资源,当时双方都有这个需求,一拍即合。时过境迁,双方对公司未来发展预期不一致,现在分开也不错。”该财险人士说。

目前,东海航运保险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为“人保系”人士,若股权变更获批,人保财险不再是公司股东,则东海航运保险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也存在变更可能。

每当忙碌一天,两口子放下疲惫的身心,不管多晚都会说说话,让彼此放心。两人都坚信此战必胜:“熬过冬天的种子,总会在春天发芽。”

这一天,是两人分别的第11天。从大年初一驰援湖北黄冈起,刘毅只有每天晚上脱下防护服后才有机会拿起手机报个平安。左丽是湖南省株洲市检察院监察处干警,刘毅是株洲市中心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株洲市首批援鄂医疗队队长。

完善推进机制稳就业。着力落实“稳”的要求,用好“扶”的政策,完善“帮”的举措,推动“稳就业”工作制度常态化、长效化。要完善推进政府引导机制。要严格评估企业复工复产条件,指导企业严格执行复工导则,做到疫情防控与复工复产有机统一。要完善推进清单管理机制。对复工复产项目建立清单机制,对事关国计民生、城市运营、防疫需要的企业以及自身复工需求迫切的企业项目,实行清单化管理,推动尽快复工复产。要完善推进用工保障机制。建立企业复工应急协调机制,成立工作专班,开展用工监测、预案制定等工作,协调解决复工企业的用工问题,确保企业员工安全有序返岗复工。

一位资深财险人士对记者分析,人保财险出清航运保险股权应是战略调整。首先,人保财险本身在上海就建有航运保险中心,出清东海航运保险有助于理顺内部管理机制。其次,近年来国际国内航运市场萎靡不振,航运保险发展面临较大市场压力,东海航运保险开业以来持续亏损,对人保来说投资贡献有限。

东海航运保险另外2家发起股东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各自持股20%不变。

文字:张吟丰 吴敏 肖婧

若上述股权变更获批,东海航运保险的股东结构将从“40%人保+40%宁波系+20%上海港集团”变为“80%宁波系+20%上海港集团”,更加具有宁波特征。

根据东海航运保险公告,公司第一大股东人保财险将所持的40%股权转让给宁波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宁波市金江投资有限公司。转让完成后,人保财险将不再持有东海航运保险股权,这两家宁波企业都持股30%并列第一大股东。该变更股东事项尚待中国银保监会批准。今年1月,人保财险刚刚将所持东海航运保险4亿股股份(10%股权)挂牌。

1月28日,医疗队接到紧急通知,转战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刘毅不仅要负责与当地医院的协调,还要负责病人的诊疗,每天都工作到深夜,遇到病人病情变化,还经常半夜到医院处理。

另一家接盘方宁波市金江投资有限公司由宁波市金融控股有限公司100%持股,拟受让东海航运保险30%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