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多美】他们是最可爱的中医护理人!

0 Comments

常言道“三分治疗,七分护理”,在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治疗中,护理工作尤为关键。中医护理人不仅要料理患者细碎的日常需求,还要使用中医药适宜技术帮助患者缓解身心的不适,更重要的是,他们始终用爱心和无微不至的关怀陪伴着患者共渡难关。

在武汉抗疫一线的病区里,隔离服遮住了护理人员的外表,却挡不住他们可亲可爱的心灵。

“二辉,25床情绪不好,你去劝劝吧。”看到广东中医医疗队的护士陈二辉,医生刘禹翔好像看到了“救兵”。陈二辉走到夏阿婆身边,一手轻轻搂住正在落泪的阿婆,一手握着阿婆的手,他低头对阿婆温柔地说:“婆婆,过几天你也可以出院了!再坚持几天好不好?你要开心一点哦!”

一个月的时间,隔离区的很多患者已经渐渐康复,却一直没人知道“西红柿”究竟长什么样子。第一次进隔离病房的时候,周振琪还留着齐肩长发,结果出隔离区洗澡后头发没吹干,她感冒发烧差点以为自己被传染了新冠。好在第二天烧退了,周振琪请人用剪刀把长发剪短,“斩除后患”后又上岗了。

“作为护士长,我一定要把我们的队员照顾好,保证我们团队的所有人平安健康地回家。疫情在向积极方向转变,我们看到了希望。”陈敏说。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大年初一,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ICU护士周振琪主动请缨,参加国家中医医疗队,奔赴武汉,“03年非典中白衣天使的身影,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梦想的种子。这一次出征让我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

护理工作要求细致、耐心和爱心。作为护理人员,周振琪他们不仅要料理病人的吃喝拉撒,更要悉心呵护他们的情绪和心态,用鼓励和关怀帮助病人战胜困难,点燃他们求生的渴望。于是,一颗象征希望的“西红柿”出现在很多患者的微信里,“不管我在不在隔离区,都可以随时了解他们的情况,跟他们交心。有些当面不会说的话可以通过微信说出来。有的病人会跟我说,终于能说出来了,心里舒服了很多。”

然而,第一次走进隔离病区,焦虑、压抑的氛围让她这个工作4年的ICU护士觉得透不过气,“刚来那几天,我就一直在想怎么能改变。”

“我在ICU工作11年,这里很需要我。”陈二辉说,他们科室的护士长参加过抗击非典,留下来一张照片挂在医院里,每次走过那里他都心生敬佩,“现在,轮到我们了。”

从前方到后方,从医护人员到后勤保障再到各行各业的人,一路上陈敏感受到的都是舍己向善、勇敢无畏、互助团结的正能量,“我看到很多党员干部冲在前面,感受到一种强大的动力,于是自己在一线递交了入党申请书,火线入党。”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毁灭战士:永恒专区

“你就是那个‘北京西红柿’吧?”“是呀爹爹,我喜欢吃西红柿炒所有菜!还喜欢西红柿热情似火的样子!”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一区里,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的26岁护士周振琪早就成为患者的“知心小妹妹”,因为微信头像和名字都是西红柿,周振琪被很多患者称为“北京西红柿”。

陈敏是陕西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呼吸科的护士长。得知医院要派人去武汉,上有老、下有小的陈敏二话没说,冲上前去写了请愿书。

“科室里没有一个人退缩。作为护士长,我更要保护好他们,第一个冲在前面。”回忆起大家前赴后继主动请愿的情景,陈敏依然感动落泪。

然而,这些患者或许并不知道,这个“婆婆妈妈”地呵护着他们的男护士的爱人刚刚怀孕,妊娠反应强烈,也需要他的照顾。“我老婆很支持我,这是我的职业,只不过换了地方工作。”陈二辉说,为了让他放心,爱人在他主动请愿上一线后不久就回老家了,“她有家人照顾,我就踏实了。”

3月4日,陈敏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在这个集体中积蓄新的能量,用爱为武汉加油,为战疫贡献自己的力量。

“来武汉后学会报喜不报忧了,我原来经常在长辈面前撒娇,也会对工作有很多抱怨,但现在完全没有了,手脱皮了好几次,也觉得一切都好,不希望家人担心。这种经历对自己真是一种成长。” 周振琪说。

简而言之,《毁灭战士:永恒》(单人模式)是我玩过最棒的FPS战役之一。作为同系列的第二代作品,《毁灭战士:永恒》失去了一些新颖感,但本作激烈狂暴的战斗风格带来的乐趣分毫未减。2016年的重启版《毁灭战士》已经相当出众,而本作又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出色的改进。《毁灭战士:永恒》和玩家们达成了一种不言自明的交易:如果你能跟上它节奏,那么它也会与你共进退。本作会不断地教会你该如何更快、更聪明、更效率地杀敌,而且每个步骤中还有众多的选择,你可以根据自己喜欢的屠杀方式来进行战斗。无疑这是一款绝对的”一路火花带闪电“的作品。

“‘二哥’是出了名的负责,就算不是他值班,只要他进了病区,就得挨个查看一遍,他总是不放心。”陈二辉的同事王军飞说,“看,这一眨眼功夫又去病房了,拖都拖不走。”隔着窗户,记者看到陈二辉在安抚一个自己摘掉氧气面罩的患者,他给患者重新固定好呼吸机,调整了通气管的松紧度。“我给你装松一点,不勒得慌了,是不是好一点?要戴好氧气才能早点康复,病好了就能舒服了。”陈二辉一边操作一边对着患者“唠叨”,不厌其烦。

“北京西红柿”周振琪:酸甜皆滋味

73岁的夏阿婆患有高血压和类风湿性关节炎,手脚都有变形,活动不便,耳朵也听不太清楚。家人担心夏阿婆不识字、不敢和人交流,就留了一张纸条塞在她身上,拜托医护人员多多关照。

一米八高的陈二辉就这样俯身安慰夏阿婆近半个小时,夏阿婆才慢慢转过头来,在众人的鼓励下伸出大拇指,给自己加油。

然而,奔赴武汉一线五天后,陈敏的父亲就因糖尿病并发症住进医院。“以前在家一直都是我照顾他,我知道他只有在特别难受时才会给我打电话,所以非常担心。”陈敏的担心很快被医院领导知道了,“医院领导专门安排我父亲住院的事情,把我家人照顾得很好,我特别感动。”很快,女儿也知道了妈妈在武汉一线战疫的事,但反应却出乎陈敏意料,“她说为自己的妈妈骄傲,觉得妈妈勇敢坚强。她让我放心,自己一定好好学习,不让妈妈操心。”

陈二辉:“婆婆妈妈”的男护士

陈敏:为爱坚守的“大家长”

其实,陈敏也不是没有困难。她的父亲心脏搭过支架,还患有糖尿病、高血压,长期需要人陪伴照料;她的女儿上高三,正是全神贯注备战高考的时候。为了不让家人担心,陈敏出发前没有告诉自己的女儿和母亲。出发前,陈敏轻描淡写地对父亲提了一句自己要去武汉了,“我不敢看他的眼睛,但我能感觉到他故作镇定停顿了一下,然后说让我放心。”

现在,周振琪护理的病人开始对她提出更多各种各样的请求,“今天想剪指甲了,明天想照镜子了。”这些要求让周振琪觉得特别开心,“我知道,那是生的希望已经来临。”

《毁灭战士:永恒》单人模式是我多年来玩过最棒的FPS战役。本作标志性的乐趣在众多FPS游戏中也是无与伦比的。

雷神山医院感染三科六病区26床的刘阿婆要出院了,同住一间病房的夏阿婆以为自己也能出院,兴冲冲地早早收拾好行李,和刘阿婆都坐在床边等着。得知自己暂时还不能出院,夏阿婆低着头,满脸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