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0日安徽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

0 Comments

2020年1月29日0-24时,安徽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48例,其中合肥10例、亳州5例、宿州1例、蚌埠5例、阜阳5例、淮南4例、六安2例、马鞍山3例、芜湖3例、宣城2例、铜陵1例、池州1例、安庆4例、宿松2例。

新增出院病例2例,其中合肥1例,亳州1例。

S类,易感者(Susceptible),指未得病者,但缺乏免疫能力,与感病者接触后容易受到感染;

通过此模型,利用SARS参数模拟武汉肺炎传播途径,主要结论是:从病毒爆发后的大概90天到达高峰。

三、新城区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疫情防控责任落实不力问题。

2020年2月7日,内蒙古电视台都市全接触栏目曝光了新城区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所辖党委社区,在疫情防控期间无人值守的问题。经调查核实,新城区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在疫情防控工作中,未严格按照市委统一部署要求,落实落细疫情防控“五级责任”体系,没有及时委派工作人员参与街道办所属党委社区的疫情联防联控,而是交由社区原物业公司开展相关工作,因物业公司未认真履行防控职责,而导致党委社区在疫情防控期间长时间无人值守,车辆和人员随意出入,存在较大安全隐患。经市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对包联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的新城区区委常委、统战部部长要彩霞进行立案审查,给予党纪处分;责成新城区区委对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季利民,党工委委员、武装部部长兼办事处副主任汪瑞峰,党委社区党总支书记石燕飞予以免职;责成新城区纪委对新华东街街道办事处党委社区居委会主任余鹏进行立案审查,给予党纪处分;责成市住宅小区环境秩序管理局对相关物业公司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存在的失责失职行为进行严肃处理。

(二)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落实疫情防控责任不力的问题。

首先,实质性冲击可能来的更早。今年春节较早,如果疫情短期没有缓解,可能出现节后返乡群体滞后返工,基建、房地产等项目工期将在一季度受到较大影响。

从国民经济各个行业来看,当年的SARS疫情影响不一而足。消费和服务业不可避免地受到了冲击。而基建、交通运输等领域的影响也不小。首先,代表消费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在一季度的几个月中持续显著下滑到了4.1%,为前后几年来的最低点;第二,交通运输活动骤减,交通运输业增加值增速在2003年5月降至2.3%,为前后几年来的最低点;第三,虽然工业和制造业的需求依然强劲(固定资产投资增速30%),但供给端受疫情影响工期等因素的影响,明显疲弱,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在一季度的几个月中持续显著下滑。

在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为有效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引发心理应激反应,消除群众恐慌,引导群众科学防治。1月29日,安徽省成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人群心理危机干预专家组,组建心理救援医疗队,开设心理援助热线, 24小时提供紧急心理危机干预和心理疏导服务。

2003年4月中旬,有学者分析认为“SARS”的经济影响较大。为此在北京实施一项实地抽样调查,并利用消费乘数模型分析框架进行估测,提出“由于SARS的影响,今年中国经济的增长率将在6%-7%,比预期低1至2个百分点”。为反映“SARS”对服务业的影响,国家统计局于2003年7月上旬进行了一次快速调查。结合调查结果,第二季度GDP、第三产业、其他服务业增长率分别被确定为6.7%、0.8%和-6.8%。到2004年7月,这几个同比增速指标分别上调到7.9%、4.5%和5.7%。有些国际机构也进一步调低了GDP增速预测值。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2003年5月预测,“就目前的疫情局面来看,中国今年的GDP将从7%减少到6.5%”。实际上当年GDP的统计部门最初公布数为9.1%,后续修正值为10%。

预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短期内对行业板块估值和业绩的影响,与2003年SARS疫情至少在方向上是一致的,但影响程度要视疫情防控形势的变化而定,尤其是要谨慎预判疫情的不同演化时期所带来的投资机会变化。 本文转自苏宁财富资讯,作者苏宁金融研究院

所有病例病情平稳,均在定点医院接受治疗。

首先,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本身还是与SARS存在不同。新型冠状病毒传染性强,但致病力和致死率似乎都较SARS更低。很多时候,一种病毒的传染性越强,它的致病力往往会越弱(例如埃博拉病毒致死率极高,但传染性较低,也较易进行隔离防控)。这为病患的诊治提供了相对较好的环境,也一定程度上预示着此次疫情可能不会如SARS那般严重。

首先,造成疫情的病毒本身具有相似性。SARS的冠状病毒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属于同一种病毒亚属,均可感染呼吸道系统造成较为严重的肺炎,同时也没有特效药,只能对症治疗。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第一个病例于12月8日发现,50天左右开始集中爆发(1月20日左右),预计90天左右达到高峰、4个月左右接近尾声(四月上旬)、5月上旬疫情结束。尽管该模型预测非常简化,但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其他学者的认同。到目前看,该预测模型与此次疫情发展现状基本吻合。

安徽省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援助热线:0551-63666903

第三,趋势性下滑背景下,固定资产投资较难找到新的突破点。基建很可能会因此次疫情而探底,专项债等财政刺激的力度和效果也需要进一步观察。

其次,疫情演化形势具有相似性。德国哥廷根大学教授于晓华应用经典的传染病SIR(susceptible infected recovered)模型来预测本次疫情的演化,该模型将传染病流行范围内的人群分为三类:

不过,此次疫情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已与2003年不可同日而语。主要包括以下不同:

对于投资者而言,突发疫情可能潜藏股市投资机会。从众多国家的多次突发社会事件来看,在国家困难的时候,选择坚定买入的爱国者,都在支持国家的同时获得了回报,而那些趁机卖出的投机者、悲观者大多以踏空收场。

以SARS为鉴,当年的中国经济受到了短期冲击,是无法否认的事实。不过,从2003年全年看,这种冲击似乎并不明显。这也“打脸”了当时的很多经济影响预测。

针对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赛罕区政府落实《呼和浩特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1号公告》不力,政治敏锐性不高,对疫情严重性认识不足,主体责任缺失,责任压力传导递减,防控举措不严、不细、不实的问题;赛罕区纪委对疫情防控工作相关部署落实情况监督检查不到位的问题;金桥开发区党工委、管委会以会议落实会议,对社区管理不严格,督促指导作用发挥不充分,网格化排查要求落实不到位,管控措施采取不及时,管控不力的问题;乌尼尔社区在明知九州通公司厂区内湖北籍人员聚居且流动性大的情况下,却未进行全面调查登记,未建立外来人员排查台账,数字不清,情况不明,工作责任不落实,失职失责,特别是在内蒙古九州通医药有限公司杨某等8人从湖北省重点疫区返呼后,未对重点人员做到有效防控的问题。经呼和浩特市纪委监委研究,报请市委批准,决定对赛罕区政府、赛罕区纪委在全市范围内通报批评;对赛罕区政府副区长、区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副总指挥、区疫情防控工作督导领导小组组长云建国,赛罕区疫情防控工作督导领导小组副组长、区卫健委主任王在平2名同志进行诫勉谈话;责令金桥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张灵旺同志停职检查;给予金桥开发区管委会副处级干部、乌尼尔社区包联领导唐民艳同志党内警告处分;免去樊老虎金桥开发区管委会党群办主任、社区管理服务中心主任职务;免去刘宏伟金桥开发区管委会乌尼尔社区党支部书记职务。

(三)关于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履行疫情防控职责不力的问题。

安徽省心理危机干预学会心理援助热线:4001619995-1

综上来看,此次疫情的形势复杂,经济增速是否会显著降低,取决于疫情的发展和控制,取决于各方面下半年的努力,不确定性很大,情况也很难预料。但短期内对经济的冲击很可能是肉眼可见的。预计此前对于一季度、二季度经济增速的预测将略微下调。 

另外,从预测的角度看,此次疫情可能成为更积极财政政策、央行降息的一个催化剂。从2003年政府政策来看,财政上,政府定向补贴了受影响较大的旅游、交通和餐饮等行业,并未大规模开展积极财政政策。而货币政策的确获得了短暂的宽松,但很快就转头收紧了,因为彼时的中国经济风险是过热,而不是当前的趋势性下行。当前全社会对于经济前景的信心相对脆弱,需要一波刺激来增强信心。

(一)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赛罕区第二医院履行防控责任不力,相关防控措施落实不严、不细、不实,发热病症诊疗不规范的问题。

分板块来看,疫情对各行业的结构性影响较为明显,需要根据疫情演化的时间具体分析。下图展示了当年若干受SARS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大多数行业板块在疫情发展期(2002年12月-2003年2月)和疫情高峰期(2003年3月-2003年5月)的表现大相径庭。大多数行业出现了疫情发展期上涨、高峰期明显下跌的情形,典型的行业包括酒店、餐饮、旅游、商贸零售等。而乘用车、物流、医药等行业则更加受到需求转移和扩张的影响,业绩和估值双涨。其中,乘用车板块上涨的原因,除了行业处于快速成长期以外,疫情对公共交通的负面影响触发了更多的私家车需求;物流业上涨则受到当年电商需求的爆发。

可见,受对象性质制约,对“SARS”这类疫情冲击的经济影响,在事件发生之际要准确定量估计比较困难。过去10多年遭遇的其他灾变,如1998年的洪灾、2008年的汶川地震等,也给短期经济预测提出类似难题。至少这几个案例经验提示,灾变发生时,预测观点似乎容易高估其宏观影响。

1月25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曾某,与其父母一同由新城区疾控中心救护车送至市第二医院就诊。1月28日,曾某的父母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并被转至内蒙古自治区第四医院进行治疗,曾某则继续在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住院观察。期间,曾某两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后经专家会诊,可解除医院医学观察。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在未及时向上级主管部门及市防控指挥部请示报告的情况下,于1月30日自行决定解除曾某的医院医学观察,改为居家隔离留观。在决定曾某出院居家留观后,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未及时与曾某居住地的疾控中心进行对接,而是要求曾某个人与疾控中心联系救护车,在救护车未到达医院的情况下,曾某独自在病房、门诊大厅、医院门口警卫处等待,导致曾某近4个小时未得到有效管控。同时,调查中还发现呼和浩特市二医院未能严格落实市委关于重大事项报告的有关规定,对疫情防控期间的重大事项存在报告不及时、避重就轻等问题。经市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并报市委同意,给予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党总支副书记、院长李桂梅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副院长王彩生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副院长职务;责成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党总支加强内部管理,强化问题整改,对相关责任人严肃处理。

第二,悲观预期下的消费、住宿餐饮、航空等领域将受到打击。未来有可能出现这些领域增速降档,难以在短期内回升。

第二,疫情的发现和管控相对较早,新闻媒体传播也更加充分,政府应急能力明显增强。当年的SARS之所以肆虐,与前期对防治的忽视有关,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疫情前期出现大量医护人员感染发病,导致医院人力资源紧缺,部分医院一大半的医护人员无法工作。针对此次疫情,政府较早地采取了应对措施,有效防止了疫情的广泛扩散,至少目前没有出现医护人员大面积感染的局面。但反过来看,及时的管控措施很可能对经济造成不利影响,全国范围内的限制人员流动和大面积的隔离会对消费、服务业和交通等领域造成一定冲击。

R类,移出者(Removal),指被隔离,或因病愈而具有免疫力的人。

由此看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防控,很可能是一次持久战,全社会都要做好全面准备。

以SARS为例,SARS的首位患者于2002年11月中旬发现,疫情在2003年3月至5月加速扩散,从病毒爆发后的大概90天达到高峰,到6月则基本得以遏制,持续时间超过六个月。

新增疑似病例45例,其中:合肥12例、淮北2例、亳州1例、宿州2例、蚌埠6例、六安7例、马鞍山3例、铜陵4例、池州1例、安庆7例。

2020年2月4日,自治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就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赛罕区第二医院对发热患者重视不够,防控意识不强,诊疗不规范,造成疫情扩散和严重社会影响问题进行了全区通报。按照自治区纪委监委和市委要求,市纪委监委立即成立调查组,对该问题进行了深入细致调查。经调查核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林某某在确诊前,曾因发热于2020年1月25日至1月31日期间,先后多次赴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和赛罕区第二医院就诊,两家医院接诊医生每次均询问林某某是否有武汉旅居史,林某某回答曾去过沈阳。两家医院未能充分认识到当前疫情防控形势的严峻性,接诊医生对于林某某的发热症状及肺部感染情况没有引起足够重视,在未彻底查明其病因的情况下,均以普通呼吸道感染或肺炎予以检查治疗,致使林某某在携带病毒状态下7天内反复辗转就诊,未得到及时收治。期间,林某某与多人外出聚餐、密切接触,导致其中1人被确诊感染,多名医护人员和密切接触者被隔离,造成了疫情的扩散和严重的社会影响。经市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并报市委同意,给予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李恒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免去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职务;给予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党委副书记、纪检书记王志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副院长杨海平(非中共党员、聘任制)记过处分,解聘副院长;对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感染性疾病科副主任马国栋,接诊医生李利香、翟晓菁、金智敏的问题,责成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和市第一医院党委严肃处理。对赛罕区第二医院院长李燕批评教育;给予赛罕区第二医院副院长闫军党内警告处分;对赛罕区第二医院接诊医生郭桂林的问题,责成赛罕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和赛罕区第二医院严肃处理。

以股市为例,2003年上半年的SARS疫情并未改变股市全年上涨的事实。上证综指由2003年年初的1320涨到年末的1513,涨幅达到14.6%。

第三是经济层面。当年中国经济仍然处于刚进入WTO后的贸易井喷期,叠加投资主导发展模式爆发和人口红利窗口,经济很快就拐头向上,疫情并未产生较大影响。但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与当年情况截然不同。经济增速下滑中,疫情冲击带来的边际影响可能更大,缓释时间可能也更长:

截至1月29日24时,全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200例,累计出院病例2例,无死亡病例。其中合肥39例、淮北2例、亳州20例、宿州10例、蚌埠8例、阜阳28例、淮南6例、滁州4例、六安8例、马鞍山14例、芜湖14例、宣城4例、铜陵10例、池州2例、安庆18例、黄山7例、宿松6例。

I类,感病者(Infective),指染上传染病的人,它可以传播给S类成员;

二、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赛罕区第二医院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中履职不力问题

由此来看,SARS疫情在短期内对经济产生冲击,但长期影响不显著。

另外,需要注意相关联行业的潜在投资机会。例如,SARS期间民航旅客运输量自2003年一季度之后锐减,2003年二季度民航旅客运输量同比下降48.9%,比2002年同期减少旅客约1000万人次。航空公司业绩也受到了很大影响,股价在疫情高峰期下跌。但与之紧密关联的机场却由于业绩的稳定性(机场的收入并不依靠人流量,而主要依靠航空公司支付的费用)而在股价上保持了坚挺。

累计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3638人。

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作为全市医疗机构的行政主管部门,对疫情防控的严峻性认识不足,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和党中央、国务院以及自治区党委和市委的部署不力,统筹协调不全面,工作举措落实不到位,防控部署不严不细不实,在管理上存在漏洞,重大事项请示汇报不及时, 对呼和浩特市第一医院、呼和浩特市第二医院、赛罕区第二医院等医疗机构在疫情防控中出现的严重问题负主要责任,给全市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了负面影响和被动局面。经市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并报市委同意,给予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书记云文清党内警告处分;免去冯小红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主任职务;给予呼和浩特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王兴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